重要新聞 首頁 > 學校概況 > 重要新聞 >

人民日報系列報道:體教融合新觀察

2020-10-10 16:19 瀏覽次數:

編者按:

 

近年來,青少年體質健康和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問題為各方廣泛關注。日前,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對推進體教融合提出了8個方面的具體措施。近日,人民日報推出“體教融合新觀察”系列報道,就相關話題展開探討,敬請關注。

 

 
 
更好發揮體育的育人功能
(上篇)
 
記者:馬劍 李碩 孫龍飛
 
在青少年成長中,體育應當發揮什么作用?從面向全體學生的體育教育開始,如何搭建起校園體育和競技體育之間的通路?青少年體育技能培養、賽事體系規劃如何融通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
 
這些多方關注的話題,在日前由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聯合印發的《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都可以找到答案。在“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指引下,從幫助學生在體育鍛煉中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錘煉意志,到教育、體育部門整合學校比賽、U(年齡段)系列比賽;從加強體育傳統特色學校和高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到暢通優秀退役運動員、教練員進入校園授課的途徑,同時提升體育教師的技能培訓……這份文件以系統性解決的思路,力促體教融合實現“一體化設計、一體化推進”,用實招破解難題,以新意打開新局。
  

疏通堵點 資源互補

 
“貫徹‘以人為本’的理念,從青少年實際需求和反映強烈的問題入手,是《意見》制定的原則之一。”國家體育總局青少年體育司司長王立偉表示,近年來,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在青少年體育活動、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等方面開展了一系列合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實際工作中還存在雙方目標任務缺乏深度匹配、有限資源未能有效融通等問題。在切實疏通體教融合的堵點,以思想融合、目標融合、資源融合、措施融合促進體教全面融合方面,這份文件“有很多干貨”。
 
“《意見》明確了國民教育體系培養競技運動員的陣地作用。特別是新的競賽體系搭建起來以后,高水平運動員也可以從國民教育體系中脫穎而出,這是一大亮點。”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表示,“這意味著教育部門要承擔更多責任,但也正體現了體育回歸教育的宗旨。”此外,把原來分立的各種學生體育競賽統一起來,把培養競技運動員和面向全體學生的體育競賽有機結合起來,以青少年健康成長為根基,更好地發揮體育的育人功能,也是《意見》重點發力之處。
 

清華大學隊獲得第22屆CUBA聯賽總冠軍

 
“在資源優勢方面,教育和體育部門的互補性很強。”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副主席、中學生體育協會主席薛彥青說,“這些年來,體教融合在不同層面有了一些嘗試,取得了可喜成果。比如大體協和中國籃協、中國排協等深入合作,積極打通人才培養、選拔的平臺,F在,CUBA(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培養的球員已經有人入選了國家男籃。同時,CUBA的水平不斷提高,影響力也走出校園,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
 

轉變觀念 協調推進

 
體育教育在學校教育中應當處于什么樣的位置?這些年來,為學生“減負”始終是社會關注的焦點,孩子們的課業負擔是否依然過重,這與學生體質下滑之間存在什么樣的關聯?“近年來,青少年體質下滑趨勢雖然得到了初步遏制,但仍未實現扭轉,學校體育改革迫在眉睫。”王登峰說,學校要真正重視體育課,把對體育課的認識從“活動活動就行”,變成一個正規課程。應當聚焦“教會、勤練、常賽”,以此建立起校園體育新的評價體系。“在學校這個面向人人的體系中,應該讓人人都能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都有機會成為包括體育在內的各類專業人才。”
 

清華大學“馬約翰杯”學生田徑運動會

 
“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體育是撬動素質教育的重要杠桿,理應在校園文化建設中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在不久前落幕的全國田徑錦標賽上,有25名清華大學學生代表各省區市隊參賽并取得多項優異成績,這正是體教融合結出的碩果。清華大學體育部主任劉波表示,“無體育,不清華”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從體育課不及格、不會游泳不能畢業,到各類競賽蓬勃開展、校園運動隊奪得全國比賽冠軍,清華大學始終強調體育的育人功能,堅持普及和提高并重。
 
另一方面,作為中國競技體育重要的人才搖籃,傳統的體校培養模式也面臨挑戰,有待深化改革。自2004年開始,上海市中心城區的區一級體校就取消了“三集中”(住、學、訓集中)辦學模式,采用了更為合理、更受歡迎的“一集中”(學生放學后集中訓練)。“體校學生的身份首先是學生,然后才是運動員,平衡好學習與訓練的關系至關重要。”上海市體育局原副局長郭蓓說,“不能以犧牲孩子的文化學習、影響他們的發展為代價去拿金牌。”
 
從強健體格到塑造人格,從掌握運動技能到有機會成為競技體育后備人才,體育在青少年成長中的多元價值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同。時代的發展也要求體教融合向縱深推進,轉變觀念、匯聚合力,正是《意見》的指向。
 

破除藩籬 整合賽事

 
長期以來,體育和教育系統在賽事等方面有著各自獨立的發展路徑,彼此不兼容、不互通,成為體教融合的掣肘。針對這一難點,《意見》明確提出,“義務教育、高中和大學階段學生體育賽事由教育、體育部門共同組織,擬定賽事計劃,統一注冊資格”,有力破除了兩個系統賽事間的藩籬。合并全國青年運動會和全國學生運動會,改為全國學生(青年)運動會,也是《意見》的具體舉措之一。
 
王立偉說:“今后,義務教育、高中和大學階段學生體育賽事由教育、體育部門共同組織,擬定賽事計劃,統一注冊資格。不會再出現參加一個系統的比賽就不被允許參加另一個系統比賽這種情況。”王登峰表示,“青運會90%的參賽選手都是普通學校的學生,與學生運動會合并有天然基礎。其中的設項問題,可以用合理分組的辦法解決,比如設置校園組、半職業組或職業組。學校還沒有開展或者開展較少的項目可以單獨設組,這對學校培養高水平運動員也將發揮引領作用。”
 
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于2019年8月在山西舉行
 
將培養競技運動員和面向所有學生的青少年賽事進行整合,將打開一片廣闊天地。“大體協、中體協舉辦的賽事已經涉及71個體育項目。”薛彥青說,接下來就要抓住機遇,全方位加強和各個單項體育協會的合作。“青少年賽事體系打通之后,要更注重發揮賽事的育人功能。學生群體基數龐大,讓體育伴隨孩子健康快樂成長,在此基礎上,也一定會涌現更多競技體育的好苗子。”
 
體教深度融合、有機融合,關乎青少年健康成長,關乎體育后備人才培養,更關乎一個民族的未來!兑庖姟返陌l布,為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全面發展創造了新的環境和格局,體育與教育之間的橋梁正在扎實搭建。
 
人民日報9月25日第15版
 
 
拓展融合空間 協力培育人才
(中篇)
 
記者:陳晨曦 李洋 王亮
 
日前在上海金沙江路小學的操場上,幾十名女足小球員正在教練的帶領下進行盤帶訓練,踢得有模有樣。據金沙江路小學校長李海軍介紹,如今在普陀區女足培養“一條龍”模式下,學校的女足隊伍對家長和孩子的吸引力越來越大,“孩子足球踢得好,可以升入理想的中學,未來既可以進入專業隊繼續踢球,也可以選擇讀書深造。”李海軍說。
 
過往,中國的競技體育人才培養主要依靠體育傳統校、業余體校、專業隊的“三級訓練網”。日前,由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聯合印發的《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把學校高水平運動隊的建設發展納入國家體育人才培養體系。體育部門后備人才的教育問題有望得到系統性解決,教育部門蘊藏的體育力量也將被激發出來。
 

  建立升學通道 搭建競賽體系

 
 
金沙江路小學的足球教練由普陀區青少年業余足球學校派駐,足校校長張翔說:“體育和教育能夠在青少年成長階段高度融合,讓我們引以為豪。我們目前已有隊員考入復旦大學、同濟大學等高校,希望這種模式未來能不斷拓展。”
 
今后,類似的“一條龍”培養模式將越來越多!兑庖姟访鞔_提出:“鼓勵各地在體育傳統特色學校的基礎上建立健全‘一條龍’人才體系,由小學、初中、高中組成對口升學單位,開展相同項目體育訓練,解決體育人才升學斷檔問題。”
 
在《意見》的指導下,過去由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分別評定的體育傳統項目學校和體育特色學校將得以整合,今后將由教育部門和體育部門聯合評定體育傳統特色學校。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表示,體育傳統特色學校的做法還會從足球向籃球、網球等項目延伸,實現因材施教。各個項目的傳統特色校將建立起從小學、初中延伸到高中的升學通道,體育特長學生的評價和升學保障政策將逐步完善。高校高水平運動隊將成為優秀體育人才在校園體系內的最高集結地,再與省區市專業隊、職業隊、國家隊打通。
 
國家體育總局青少年體育司司長王立偉表示,體育系統將大力支持校園的競賽體系建設,他表示:“全國青少年賽事的錦標賽和冠軍賽,已經按年齡(12歲以下組、14歲以下組、16歲以下組)和國際接軌。所有學生都能在不同層級的賽事中找到適合自己水平的切入點。有能力參賽的,從資格賽一步步往上走,更廣層面的學生群體則在學校參與校園賽事。”王登峰說:“《意見》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表述,就是要建立不同學段的競賽體系。過去學校的競賽和體育部門的競賽是分別開展的,現在要求我們把這兩個系列合二為一,編排完整的競賽體系。以足球為例,我們已經搭建了一個完整的校園足球競賽體系,同時各職業俱樂部還有他們的賽事,第一階段的比賽,由俱樂部和校園分開組織;第二個階段校園和俱樂部各自產生優勝隊,再一起進行賽會制比賽。這種模式我們下一步準備推廣到所有項目。”
 

  統一調配資源 發展新型體校

 
 
體校是我國培養高水平體育后備人才的重要陣地,然而“重體輕教”的問題也影響著體?沙掷m發展,基層體校更是如此。
 
“只有讓教育兜住底,才能打消學生和家長的后顧之憂。”山東省體育局青少年體育處副處長張強說。去年行政機構改革后,山東省136個縣(市、區)中有130個設立了教育和體育局,消除壁壘,統一調配資源。體校學生在普通中小學讀書,放學后來體校訓練。還有一部分體校直接融入普通學校中,體校教練也會承擔起校隊訓練和體育興趣班的教學任務。
 

杭州市陳經綸體校學生在練習游泳

 
在杭州陳經綸體育學校,孩子們正在泳池邊一字排開練習打水。不同于以往“集中訓練、集中學習、集中管理”的培養模式,杭州堅持“走訓”的方式,爭取讓孩子學習、訓練都出彩。“發展新型體校,文化教育和體育兩條腿同時走路,培養更多有文化的體育人才,這在浙江已成為共識。”浙江省體育局訓練處處長唐萬里說。
 
體育傳統特色校是體教融合的重要抓手,在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培養競技體育后備人才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今年8月率領清華大學隊奪得CUBA(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冠軍的陳磊教練對此深有體會。“學校通過冬令營選拔出來的高水平運動員大多來自籃球傳統特色校,清華大學隊今年唯一入選CBA(中國男籃職業聯賽)的鄭祺龍就是清華附中畢業的。”
 
廣大學生群體有著多樣的體育需求,學校師資難免捉襟見肘,這給了社會俱樂部大顯身手的機會。上海楊泰實驗學校、上大附中等學校通過購買服務的形式與上海曹燕華乒乓培訓學校開展合作,后者向學校輸送專業教練,“有場地、缺教練”的難題迎刃而解。
 
“40多所體校,700多所體育傳統特色校,近300個社會青少年俱樂部,這些都是我們培養體育后備人才的基地。”談及上海這些年探索體教融合的經驗,上海市體育局原副局長郭蓓欣慰地說:“我們的指導思想就是‘資源共享,責任共擔,人才共育,特色共建,多元共治’。”
 

  重視師資建設 提升教學水平

 
 
 
體教融合深入推進,學校體育教學水平和人才隊伍建設也亟待提升。
 
王登峰認為,學校體育改革,要按照“教會、勤練、常賽”的模式展開,這意味著學校體育需要更多的專業體育人才!兑庖姟诽岢,將大力培養體育教師和教練員隊伍,主要包括暢通優秀退役運動員、教練員進入學校兼任、擔任體育教師的渠道,以及在大中小學校設立專兼職教練員崗位等舉措。
 
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副主席、中學生體育協會主席薛彥青表示,教練員培訓是學生體育協會與單項運動協會合作的重要內容,“單項協會在高水平教練員方面有優勢,幫助我們培養學生運動員,水平提升明顯”。
 
清華大學體育部主任劉波說:“我們有些優秀的體育老師不僅從事教學工作,還是校隊的教練員,他們的帶隊成績也會作為評職稱的指標,這是對高水平教練員的重視。”武漢體育學院教授柳鳴毅認為,體育領域應該擁有自己的人才計劃,“這將賦予體育老師和教練員崇高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促使退役運動員、體育專業畢業生等更多人才走上體育教學崗位。”
 
在大中小學廣泛設立教練員崗位,既是重視體育師資隊伍建設的有力舉措,也是加強學生群體體育專項學習的重要方式。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教育發展研究院體育教研員車純表示,在學校中設立教練員崗位,能夠幫助學生進行體育專項學習。“學校設立教練員崗位,既可以聘用專職、兼職人員,也可以向社會購買服務。”車純說。
 
同時,體育老師在體教融合進程中將發揮更大作用。體育老師是學校體育的中堅力量,《意見》提出,“選派優秀體育教師參加各種體育運動項目技能培訓,增強體育教學和課余訓練能力。”成都市青羊區教科院體育教研員江華認為此次《意見》的出臺,能夠激發體育老師的教學潛力,對推動校內外的青少年體育培訓大有益處。
 
人民日報9月29日第14版
 
 
為融合注入源源活力
(下篇)
 
記者:劉碩陽 王亮 孫龍飛
 
國慶期間,第二屆上海市青少年三對三超級籃球賽在全市16個區進行了分區賽的角逐。這項賽事由上海市體育局和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共同主辦,今年有2168支球隊近9000名青少年選手參賽。體教部門聯動辦賽,這樣的嘗試在上海并非首次。
 
日前,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后,體育部門和教育部門之間進一步打破壁壘、暢通渠道,更好配置資源,搭建新的發展體系,也激起了更多期待。如何將各方資源切實轉化為發展增量,還需更多探索。
 

     整合資源

 
今年教師節,在清華附中,中國中學生體育協會和中國田徑協會正式簽署《關于青少年田徑運動發展戰略合作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共同推進青少年競賽、后備人才培養、教練員培訓等體系建設。
 
《意見》指出,要“充分發揮單項協會的專業性、權威性,教育部學生體協積極配合,以足球、籃球、排球、冰雪等運動項目為引領,并根據項目特點和改革進展情況積極推進”。今年5月,中國大學生體協、中學生體協還同中國籃球協會共同簽署《促進體教融合發展諒解備忘錄》,在教練員的培訓認證、整合競賽體系等方面繼續深化合作。
 
“我們和各個單項協會一樣,都是體教融合具體的執行者,工作對接起來更加順暢。”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副主席、中學生體育協會主席薛彥青表示。中國田協副主席蔡勇介紹,中國體育協會和中國田徑協會在簽署諒解備忘錄的基礎上,還同時簽署了《青少年田徑訓練、競賽和教練員培養合作方案》,加強學校體育教師培訓、共同主辦中學年齡組田徑比賽等具體方案不久將落地執行。
 
在教練員培訓認證方面,體育部門與教育部門加強合作,學校提供高水平學生運動員的大數據,以協會為平臺,體育部門與教育部門的資源共享變得更加便捷。不僅如此,在上海市體育局原副局長郭蓓看來,實體化改革后的協會通過整合多方資源,并加以合理配置,能夠在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工作中起到更深遠的影響。
 
郭蓓介紹,在上海頗受歡迎的“你點我送”社區體育配送服務,便是委托社區體育協會來執行的。“寒暑假期間,有的社區征求居民意見,打算為社區孩子辦羽毛球班、游泳班等,社區體育協會組織高校、中小學體育教師以及體校教練等開設培訓班。”郭蓓說,政府出資,通過協會整合匯聚資源,假期配送體育服務,很受家長歡迎,光去年就開辦了四五百期培訓班。
 

     拓寬渠道

 
日前,全國社會力量辦體育改革試點現場推進會在浙江溫州舉行。其中,改變單純依靠各級體校培養競技體育人才的路徑依賴,正是社會力量參與的成果體現。
 
“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我們需要不斷拓展競技體育人才培養渠道,轉變培養方式。”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李建明表示,未來,隨著社會體育俱樂部尤其是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的不斷發展,競技體育人才培養渠道將進一步拓寬,社會體育俱樂部也將成為競技體育人才培養的重要陣地之一。
 
9月底,2020年上海市青少年體育周末營正式啟動報名,29個項目的近百期周末營不僅包括足球、田徑等傳統項目,還有卡丁車、攀巖等時尚運動。其中大部分體育周末營都是通過政府委托協會購買服務,由社會機構開辦。例如擊劍周末營,便由上海靜安王磊體育俱樂部和上海馬良行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等社會體育俱樂部舉辦。
 
《意見》指出,支持社會體育組織為學校體育活動提供指導,普及體育運動技能。有條件的地方,可通過政府向社會體育組織購買服務的方式,為缺少體育師資的中小學校提供體育教學和教練服務。體教融合不能缺少社會力量的參與,社會體育俱樂部應成為新的增長點。
 
武漢體育學院教授柳鳴毅認為,學校與社會體育俱樂部合作能夠實現共贏,“社會體育俱樂部缺場地,而學校則缺少專業師資。兩方合作可以解決各自的問題。”
 
創辦于2011年的北京優肯國際籃球俱樂部與北京萬泉小學、呼家樓中心小學等多所學校開展合作,幫助開辦興趣班、發展校隊等。“我們為體育老師和學生提供培訓;學校提供部分資金,將體育館交給我們運營。目前合作效果較為理想。”俱樂部董事長丁仁海介紹。
 
上海曹燕華乒乓培訓學校學生在練習乒乓球
 
上海曹燕華乒乓培訓學校曾培養出世界冠軍許昕等運動員。學校負責人陳寶熙介紹,多年來同教育、體育部門緊密合作,這里的孩子既有機會進入上海市青年隊,也可以憑借乒乓球的特長升入高等學府。
 
社會體育俱樂部迎來發展良機,監管也不可缺位。郭蓓介紹,對于中標提供體育服務的社會機構,上海市體育部門除事前審核資質之外,事中事后也會聘請第三方機構進行監督,對于未達到要求且不加整改的,將被列入黑名單,以后不得參與競標。
 

     形成合力

 
“以青少年健康發展和加強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為共同目標,是《意見》制定過程中始終堅持的方向”,國家體育總局青少司司長王立偉表示。目標的融合,需要新的發展體系支撐,也迫切需要相應的評價標準。
 
“學校體育要從過去僅僅注重增強體質,向促進每名學生至少學會一項體育技能轉變。”教育部體衛藝司司長王登峰表示。其中搭建起校園體育競賽體系乃重中之重,讓教育和體育部門各自組織的賽事有機融合,發揮最大效益。“當所有學生都參與到選拔優秀運動員的行列中時,才會有更多競技體育人才脫穎而出”。
 
孩子的體質健康牽動著家長的心,也是體教融合工作繞不過去的評價指標。去年年底,云南啟動中考改革,首次將體育課考試分值提升為和語數外三門課一樣的100分,引發熱議。在王登峰看來,這其實是恢復了體育課應有的地位,“如果我們真正把體育課作為一門學生必須要學習的課程,考試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各地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陸續推行中考加試體育以來,“指揮棒”的效果已經有所顯現,但要真正讓孩子們每天都跑起來,避免考前“一陣風”現象,除了需要進一步完善考核內容和方式外,還要建立并認真落實學校體育工作的日?己嗽u價體系,形成監督機制。
 
南京理工大學動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介紹,江蘇省教育廳每年會對省內高校的江蘇籍大一新生進行身體素質抽測,測試結果按照13個省轄市生源所在地進行排名,并反饋給各地政府、教育行政部門和高校,如果連續3年排名墊底,會有相應處罰。“用倒逼機制解決學校體育‘說起來重要,做起來次要,忙起來不要’的問題,在實際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另一方面,體育傳統特色校和高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體系同樣需要完善。近年來,教育系統向國家隊輸送競技體育人才的例子已不鮮見。作為國內高水平運動隊建設最為成功的高校之一,清華大學曾培養出胡凱、王宇、劉天佑、曾令旭等優秀運動員。清華大學體育部主任劉波表示,學校始終堅持自主培養、體教并重的理念,沒有為了片面追求運動成績盲目擴大招生規模,對學生運動員的學業也提出了較高要求。在政策保障方面,則以保留學籍一定年限的方式為優秀運動員成才發展兜底。
 
 

讓“平行線”變成“同心圓”

 

文|薛原

 

體教融合是個老話題。這個老話題,因為不久前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印發的《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而打開了全新局面。放在加快體育強國建設和建設健康中國的大背景下審視,體教融合的扎實推進,有著基石性價值。

 

“健康第一”是教育理念,體育本身即為教育的一種重要形式。推進體教融合,要從探討體教為何“不兼容”開始,找準堵點,清點短板,其中,至少有這樣兩個觀察維度:一是面向全體學生的體育教育不足,另一個是面向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的基礎教育不足。

 

面向全體學生的體育教育不足,是青少年健康成長中不容忽視的問題,近視率高發就是一種表征。而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的基礎教育不足,是由于以往“三級訓練網”的相對封閉和早期過于偏重運動成績所致,造成高水平運動員的可持續發展面臨挑戰。再進一步探討,兩者之間各自分立的發展體系,成為兩條“平行線”,造成各自的結構性缺失。因此,將現有體育和教育系統的資源重新整合配置,對現有發展體系重新梳理建構,讓全體學生在成長中都能置身于足夠的體育教育環境之中,將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的根系融入國民教育體系之中。讓“平行線”變成“同心圓”,此次《意見》的指向,意味著發展模式的一次深刻變革。

 

也因此,《意見》開宗明義,強調以“一體化設計、一體化推進”為原則,推動體育和教育部門形成互相支撐的發展模式,同時吸納社會力量進入,以青少年賽事分級分類,培養模式多元多樣,發展機制融通暢通為引領,實現青少年健康發展基礎之上的高水平競技人才涌現。以往,各地已經有了一些積極探索,但還缺乏體系性統籌!兑庖姟返挠“l,既有結構性的“補短板”價值,又在具體操作層面兼具“說明書”的作用。接下來的重點,在于如何建立合理的評價和保障體系,推進各方形成合力,使得體教融合真正得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綻放出勃勃生機。

 

人民日報10月9日第15版

 

 

本期編輯:王亮

圖片來源網絡
來源:人民日報

 

  • 電話:0931-8651409 8495972 13919396563
  • Email:wxy19792008@sina.com
  • 地址:蘭州市嘉峪關東路42號 甘肅省體育運動學校
  •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12000580號-1
山西棋牌代理加盟 (★^O^★)MG进击的猿人闯关 (★^O^★)MG蛇和梯子新手攻略 体育彩票20选5玩法 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 (^ω^)MG魔术箱爆分打法 福建福彩15选5玩法 浙江快乐彩十五选五开奖走势图 (^ω^)MG湛蓝深海_稳赢版 河北20选5五几点开奖 (★^O^★)MG极速抢钱游戏规则 (*^▽^*)MG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投注 (*^▽^*)MG疯狂之七客户端下载 湖北快3统计表 (★^O^★)MG杂技群英会游戏网站 福利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上海快三走势图电视版